並附上了自己在北京的手機號碼機油

不料,兩個多月後的12月3日,機油當初遞過名片的幾位記者同時收到一封發自南韓版Yahoo信箱、署名「金正男」的電子郵件:「您好!我是金正男。 9月25日,在北京首都機場相會,很高興。歲暮年初臨近,祝您健康與幸福。12月3日金正男拜」
對此,幾位記者將信將疑,但不願失去這唯一的線索,便在回信中表達了自己對共和國(北韓)問題素有興趣,也曾訪問過金剛山和平壤,望對方提供一個交流機會的願望,並附上了自己在北京的手機號碼。
以此為契機,開始了與金正男的通信。金最初的幾封郵件,均是同時致幾位日本記者的。但隨着交流的深入,逐漸變成了與五味的單獨通信。因為在交流過程中, 他發現五味對北韓的理解最深,不帶偏見,且他的報導最準確、到位(五味在徵求對方同意後,在自己供職的《東京新聞》上以報導形式陸續披露一些信息,而有關報導則由居住在日本的朝總聯方面的人士譯成韓文後提供給金)。五味也極其慎重,從新聞工作者的職業操守和良心出發,力求客觀、公正報導, 拒絕了南韓國家情報院等第三方機構的介入(請求「協助調查」)。
五味從通信,到通信中斷(長達6年之久),到恢復通信,直到在澳門、北京的面對面接觸、採訪,乃至在北京某個象徵中國發展成就的頂級高層酒店的頂層酒吧深夜喝酒,不僅初期對金正男身份的懷疑完全冰釋,且得以最大限度地深入對方的內心世界。五味在探求這位長期羈旅海外的流浪王子身世、經歷等眾多謎團的同時,力求窺視北韓這個對外部世界來說密如鐵幕的、傳統社會主義國家的權力運作機制、政治遊戲規則,以及民眾的生活實態機油。

Posted in 行車記錄器, 貨運 | Leave a comment

坐過山車般的驚心動魄機油

還有一點須特別指出的是機油,尤其是對諸如外交官、情治人員等「專業人士」來說,該書的及時性和時效性顯而易見——金正男與該書作者五味洋治最後一次通信是在2012年1月3日,這無疑是當時解讀北韓國內形勢和高層心態的「現在進行式」文本,彌足珍貴。
在澳門、北京的三次訪談(累計超過7小時)和逾150封以上的電子郵件通信,構成了書的主體。日本主流大報政治記者、資深北韓問題專家的客觀描述和背景解讀穿插其間,既有坐過山車般的驚心動魄,又不失知識性的連貫,讀來張弛有度,饒有趣味。
《父親金正日與我:金正男獨家告白》
日文書名:父・金正日と私 金正男独占告白
作者:五味洋治
出版商:文藝春秋
出版日期 2012年1月20日

簡介:《東京新聞》記者五味洋治與北韓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長子金正男,互通的150封電子郵件,加上在澳門、北京先後共約7小時的面談內容,經整理後成書。
「您好!我是金正男」
2004年9月25日,機油時任《東京新聞》駐北京特派員的本書作者五味洋治,在首都國際機場等待來京的北韓方首席談判代表宋日昊抵達,出席關於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的兩國交涉,卻不期然邂逅了乘同一航班抵京的金正男。包括五味在內來自《朝日新聞》、《讀賣新聞》、共同社等日本六大媒體的記者立即追趕上去,對正走出機場到達大廳、去停車場準備搭乘出租車的金正男用韓語進行了隨機採訪。
金正男儀表整飭,態度謙和,面對記者的採訪,不緊不慢,從容應對。因主要任務是採訪宋日昊,六位記者未繼續追蹤,在金正男鑽進出租車之前,分別遞上了個人的名片(其中一位某通信社的記者覺得自己不諳韓文,即使來了郵件也看不懂,故未遞名片)。

Posted in 行車記錄器, 貨運 | Leave a comment

女性讀者佔了三成機油

在此背景下機油,朝陽群眾及另一民間群體「西城大媽」(編註:北京西城區內有中南海、天安門等政治重地)被視為民間群體配合警方打擊犯罪的標誌性形象,得到官方推崇。但同時,有關「鼓勵群眾監視群眾」的做法是否會造成警權過大、侵犯公民個人隱私的爭論,也在中國互聯網上從未間斷。

2012年,駐東京的各國外交官和情治人員,正在熱讀一本書:《父親金正日與我:金正男獨家告白》。原日本駐俄羅斯外交官、外務省情報局分析官,後因一場被認為是「國策調查」的官司而被迫「轉型」為暢銷書作家的佐藤優驚呼:「好厲害的一本書出爐了!」
這本於2012年1月19日於日本緊急出版的書,首印3萬冊,很快售罄;10天之內加印到第4刷,發行15萬冊,勢頭超過前兩年村上春樹的《1Q84》。
如此之猛的出版「異象」,宏觀而言,折射了國際社會對朝鮮半島事務的無奈與焦慮;微觀而言,從讀者的構成來看,女性讀者佔了三成,而過去關於南北韓問題的書籍,絕大部分為男性讀者。眾多女性讀者的出現,被認為是因為該書充滿了類似韓劇中家庭騷動的要素。同時,對日本文化情有獨鍾、曾多次持偽造護照偷渡日本的 「寂寞王子」金正男身上的「人間味」,不僅成功顛覆了此前被媒體妖魔化的形象,而且在眾多女性讀者的心目中,開始形成了某種類似知名南韓男星裴勇俊似的偶像光環。連他過去喜歡光顧的東京的飯店、酒吧也跟着沾光機油。

Posted in 租車, 行車紀錄器 | Leave a comment

靠群眾推進社會平安機油

除此之外機油,用戶還可以在「我的附近」功能中搜索身邊的派出所等警務機構,並且可以直接點擊地圖上的圖標撥打電話。
App Store 信息顯示,這款 App 由東方網力科技公司參與研發。根據內地媒體財新網的調查,該公司成立於2000年9月,其主要業務為研發影像處理核心技術,並為城市反恐應急等提供影像應用支撐,其核心產品是 PVG 網絡影像管理平台系統,可以用於城市級影像監控聯網。該公司於2014年1月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是北京地區首家上市的安防企業,並持有深圳深網視界科技公司、 北京創新工場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等25家公司的股份。
「朝陽群眾HD」上線後,內地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發表署名是中央機關法律工作者「盛利」的一篇評論文章,稱讚這款 App 讓「更廣泛的群眾能夠更便利地為警方提供重要信息」,與當局多年前就提出的「警力有限,民力無窮」以及緊緊依靠群眾推進社會平安的方針相統一。
北京朝陽警方與相關單位研發,鼓勵市民對兒童拐賣、疑似嫌犯、老人走失等作出舉報。
北京警方也會通過這一 App 發布新聞。網上截圖
下載這款App ,做朝陽群眾,舉報你附近的人。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
作為中國快速發展的城市之一,北京的犯罪率自1997年起持續上升,只在08年奧運會及09年中共建政60週年期間有所下降。北京市公安局於2010年起開設官方微博帳號@平安北京與民眾互動,並在2014年頒布《群眾舉報涉恐涉暴線索獎勵辦法》,鼓勵民眾參與打擊犯罪機油。

Posted in 機油, 汽車借款 | Leave a comment

與同事一起在台北街頭吃夜宵機油

南韓輿論普遍認為,機油如果中國持續向民眾注入南韓的負面信息和印象,僅存的散客市場也將難保。
不過,也有聲音認為大陸遊客對出行地的選擇,具備主觀上的政治好惡。頻繁往來海峽兩岸的大陸公司職員陳先生,與同事一起在台北街頭吃夜宵。被問到陸客減少一事,他對端傳媒記者表示:「蔡英文連九二共識都不承認,大陸人怎麼高興來呢?」
根據 App 啟動頁面的介紹,這一 App 的宗旨與中國警方「警力有限,民力無窮」、依靠群眾推進社會治安的方針相統一。網上圖片
自2013年舉報「微博大V」薛蠻子性交易後,北京朝陽區群眾一舉成名,其後又因多次成功舉報明星吸毒、性交易案件,被網友冠以「世界第五大情報組織」的稱號。2月14日,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介紹稱,朝陽區警方研發了一款名為「朝陽群眾 HD」的手機 App 程式,以方便警民之間更好地就案件線索進行交流。
「世界第五大情報組織」
大陸網友對朝陽區群眾的調侃,另外四個是CIA——美國中央情報局,KGB——前蘇聯秘密警察,MOSSAD——以色列情報及特別行動局,MI6——英國軍情六處。(端傳媒整理)
這款 App 已經於蘋果 App Store 上線,需要與手機號捆綁註冊使用,包括要案、尋人、招領、嫌犯、車輛5大欄目。點擊右下角的「舉報」按鈕,用戶可以通過上傳短片、照片和文字進行舉報機油。

Posted in 二手車, 愛車保養 | Leave a comment

沒有很好的薪資條件貨運

(製圖/黃禹禛)
衝擊:擋人升遷,破壞文官體制貨運
許多人痛批這項修法會「破壞文官體系」,所指的是公務員升遷之路被阻擋。前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管中閔說:「請問你,原來的事務官期待可以到達那一級(三級機關首長)的路就斷掉了,他的想法會是什麼?」施能傑承認,修法通過後的確會阻擋某些人的升遷,但他認為這不應該是修法與否的首要考量。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蘇偉業也認為,應該以公共利益為考量,文官的升遷與否不應該是議題。只是蘇偉業也提出另一個擔憂,這樣負重的職缺,其實並沒有很好的薪資條件,對於外界優秀人才來說並沒有吸引力:「有多少外界高階專業人士願意投身政務,一個月拿十幾萬,並常常被政治問責?」也就是說,修法後,若沒有搭配調整薪資條件,也許無法達到預期擴大人才庫的效果。
憂心:缺乏遴選制度,就會任用私人
如果擴大政治任命的法案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未來三級機關首長的任用,既無需經過國會同意,也不會有公開遴選制度。也就是說,政府想要用誰就用誰,這也引發「封官」的質疑。
「有人擔心說,政黨政治一定會有任用私人。我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要慢慢成熟:所謂的政務體系,就是由選上的人基於各種理由找了一票人來。這票人如果做不好,就走人,連被選上的首長都要走人。你說這叫不叫分贓?分贓這個字眼在台灣是非常負面的,我會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施能傑說貨運。

Posted in 行車記錄器, 貨運 | Leave a comment

可以安穩當一輩子公務員貨運

前情提要:三級機關是什麼貨運?
三級機關的定義是,我們通常把行政院、考試院等五「院」視為政府一級機關;行政院其下的內政部、教育部等「部、會」為二級機關;部會底下的「局、署」就是屬於三級機關,像是經濟部下的國貿局、工業局;農委會下的農糧署、漁業署;衛福部下的疾管署、食藥署。

我們可以把政府體系想像成一艘船,有負責掌舵,決定政策方向的「政務官」;也有負責划槳,執行政策的「事務官」(也稱為「文官」)。相對於事務官必須通過國家考試,受到「永業制」保障,可以安穩當一輩子公務員;政務官則由政府任命,不需國考資格,但必須隨政府需求,或是政府任期而下台。
擴大政治任命的爭議在於:過往,政府的一、二級機關被視為決定政策方向的掌舵者,首長由政治任命,做不好就下台以示負責。但三級機關、機構,卻被視為划槳者,只有執行功能,因此首長為「常務任命」,也就是由文官體系中調任(但少數如健保局、新竹科學園區等單位,因為性質特殊,所以法令允許聘用沒有公務員資格的人)。這些常務任命的首長就算達不到目標,也因為受到永業制保障,仍然保有公務員工作。
這個議題的爭議是,以前都是從文官體系中找三級機關首長,但為什麼蔡英文政府上任後,卻想將約25個,貨運佔五分之一的三級機關改為政務、常務任命雙軌制呢?

Posted in 測速器, 租車 | Leave a comment

行政院此舉引來各種質疑與憂心貨運

未來政府的部分三級機關首長,貨運可能不一定是公務人員,而是如現行各部會首長一樣,改成政治指派。行政院此舉引來各種質疑與憂心。也讓我們深入思考:國家的政務體系應該有多大規模?怎樣的政府人事制度變革才符合公眾利益?

2016年底,行政院提出「三級機關首長改政務、常務雙軌任命」(註),與此相關的「中央行政機關組織法」修正草案已經送到立法院,若三讀通過即可執行。
但此項變革引來各種批評。反對聲浪大致分成兩類,第一類認為,這絕對是政治分贓,或是民進黨叫不動文官體系,想用自己人;第二種批評則認為,應該通盤檢討政府人事制度,不該只片面擴大三級機關首長的政治任命。
持後者意見的,有人認為政府體系太封閉,人事任用不夠彈性,專業人才無法為國效力;也有人從這次修法看到建立高級文官制度的急迫性,讓我們的文官除了專精以外,還能具備橫向溝通協調能力;再者,長久以來為人詬病的公務員考績法與獎懲制度更需要打掉重練⋯⋯。
種種關於政府人事制度問題亟需檢討解決,但行政院人事總處只挑了三級機關中的25個首長下手,而且沒有公開遴選、國會同意等把關機制,這也引起各方質疑。行政院人事總處人事長施能傑,在《報導者》專訪中說明擴大政治任命的脈絡與標準,也針對各界擔憂予以回應貨運。

Posted in 汽車美容, 測速器 | Leave a comment

這個行業不會再回來東莞了貨運

2016年1月27日,東莞厚街鎮一個廢棄的工地貨運,一名男子正在經過。在東莞,許多製造中心工廠當時已經關閉,或開始減少員工人數。
2016年1月27日,東莞厚街鎮一個廢棄的工地,一名男子正在經過。在東莞,許多製造中心工廠當時已經關閉,或開始減少員工人數。攝:Lam Yik Fei/Getty Images
那群年輕人建立起了一座城市,但歷史不會記得
繁華場景難以再現,但是這件事情在東莞的男性青年之中已經成為悄然日常。對於這代東莞男生而言,所聽所見的那些故事雖然並不光彩,但也不是完全不可以被原諒。
實際上,中國的男孩們都可以通過互聯網,在自己的小圈子裏面肆無忌憚的圍繞這個主題交流和獵奇。微信群、短視頻、直播間、百度網盤、草榴社區提供某種便捷,也有很多哥們兄弟在長大後開着玩笑去一些場所找些樂子——這是「房間裏的大象」。(註:指顯而易見但大家都對之保持沉默的現象)
東莞只是更方便地回答,「這條路到底會通向肉體的天堂,還是道德的地獄呢?」
小張對我是坦誠的,「我沒去之前,和你想的一樣,以為有什麼接頭暗號,要找哪個媽媽桑才能進去。結果一進去,人家先過來問你,『先生,是沐足還是桑拿?』選好以後,你就被帶到一個房間,沒什麼特別的。沐足是負責……一半,桑拿是負責全套」。
至今小張都在感慨:「那時候的老闆是真有錢,為了場面真的是不計成本。」同時也會傷感,「現在是真的沒有了。這個行業不會再回來東莞了,也沒有那麼多人需要它。」
沒有人知道那些紅塵究竟為東莞帶來多少GDP,也沒有人知道這個行業提供了多少就業崗位。那群年輕人建立起了一座城市,但歷史最終不會記得他們。
飯局的最後,小張對我很嚴肅地說,「我只去過沐足貨運。」

Posted in 機油, 汽車借款 | Leave a comment

身高沒辦法造假貨運

傳聞最緊時貨運,甚至有一個說法:如果再被發現任何一家「沐足」還存在,上自市委書記,下至鎮警察局的大隊長,都要被立即撤職。現在,每一處娛樂場所都按照要求改裝上透明玻璃,門窗不得反鎖,警方掌握監控和後台密碼,隨時可以調取錄像。
至少,我家附近的那一家娛樂場所徹底變成一棟望進去黑黢黢的鬼樓。今年我發現它終於被人工爆破了,只剩下破碎的磚石堆起來的廢墟,像是一場遲來而盛大的葬禮。
我的同鄉小張會在飯桌上和我回憶以前的「盛況」:「你知道東莞小姐的價格按什麼分嗎?身高。胸大不罕見,還可以去隆胸。身高沒辦法造假,所以身高越高就越貴。」
在他的講述中,東莞的普通技師會從晚上8點工作到第二天早上6點,如果按照90分鐘的一單服務收費150元來計算,她一個月至少能掙2萬到3萬,頭牌收入則「不受限制」。當時,東莞工人的月薪只有3000到5000塊錢。在富士康事件之後,他們收入也遠不止如此。(註:2010年1月末至11月初,台資企業富士康在內地的多個廠區共發生14起員工自殺事件)
這些女孩所心懷的熱夢和我的那些表親們非常相似。小張認識一名湖南「技師」,以前在一家咖啡館當侍應生,後來辭掉了自己的工作,直接來到東莞,投奔已經「入行」的小姐妹。貨運而這一切的目的很簡單——似乎也無可挑剔——為了賺更多的錢。

Posted in 二手車, 愛車保養 | Leave a comment